生母9年未付抚养费被女儿告上法庭,法院判每月付一千

“我今年十岁。我一岁多的时候父母离婚了。我一直和父亲住在一起,但我从未从母亲那里得到过任何赡养费。”最近,一个叫小李的女孩把她的生母张梅告上法庭,要求赡养费。

10月9日,记者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了解到,一审法院裁定,从2018年11月至女儿18岁,张梅每月应支付1000元的赡养费,并应支付39000元以上的赡养费。张梅以无力支付为由提起上诉后,上海第一中学驳回了上诉,维持原判。

没有固定工作,无法增加赡养费

张梅在自由恋爱后与前夫赵倩结婚,并于2008年生下一个女儿。然而,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当他们的女儿刚刚一岁多的时候,他们因为生活中的矛盾而离婚了。2009年5月,双方同意离婚后,他们的女儿将与赵倩一起生活,张梅将每月支付350元的赡养费。然而,离婚后,张梅没有支付抚养费。转眼间,她的女儿已经十岁了。

2018年,她的女儿将母亲告上法庭,要求张梅在2009年6月至2018年10月期间共支付39,000元赡养费。与此同时,张梅被要求增加维护费,从2018年11月起每月2000元。

张梅说,她看望女儿时,给女儿的所有赡养费都是用现金支付的。此外,她没有工作超过两年,身体虚弱,所以只能做零工。她的月收入只有2000元,无法增加赡养费。关于赵女士的解释,赵倩说他从未从张梅收到任何赡养费,张梅也很少看望她的女儿。

法院认为支付赡养费是法律义务。

一审法院认为,张梅关于她已经以现金支付赡养费的意见不可信,因为她没有提供有效证据证明这一点。随着女儿的成长和社会生活水平的提高,相应的费用也大大增加了。女儿要求调整赡养费是合理的。一审法院裁定,从2018年11月至女儿18岁,张梅每月应支付1000元的赡养费,并根据张梅的实际负担能力和当地生活水平支付39000元以上的赡养费。

一审判决后,张梅拒绝接受,并向上海市第一中学提起上诉。张梅认为,一审法院裁定每月支付1000元的赡养费负担不起,并要求将其减至800元。

经审理,上海市第一中学认为,中国《婚姻法》第三十七条明确规定了抚养费:离婚后,一方应承担另一方抚养子女所需的部分或全部抚养费和教育费。双方应就应承担的费用金额和期限达成一致;协议不成的,人民法院应当作出判决。关于儿童生活和教育费用的协议或判决不应阻止儿童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始金额的合理要求。张梅认为她现在失业了,只做一些零工,没有经济能力增加抚养费。但是,她只提供社会保障中心的支付记录作为证据,而没有提供其他有效证据来证明这一点。社会保障支付记录不能作为张梅是否有工作的直接证据。事实上,张梅本人完全有工作能力,应该积极寻找就业机会,扭转困境,提高经济能力,更好地承担抚养子女的法律义务。

上海第一中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位来自上海的法官:没有。有很多理由要求增加赡养费,比如孩子入学、出国、物价上涨、生病等。然而,支付赡养费的人拒绝增加赡养费或以经济状况变化为由要求减少赡养费的情况也在逐渐增加。在司法实践中,法院需要根据不同案件的具体情况进行判断。在正常情况下,法院可以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的负担能力、居住地的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确定抚养费是否需要增加以及增加的数额。

(本文中的名字是假名)

(来源:澎湃新闻)

福建11选5开奖结果 1分钟极速pk10 江苏快3


上一篇:航天通信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
下一篇:外交部谈“美众议院通过涉港法案”:会采取有力措施予以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