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张泽华:保护草原是我最大乐

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张华泽最近接受《经济日报》采访时说,我来自内蒙古,在草原上长大。我对蝗虫有特殊的记忆。那时有多少蝗虫?一只脚就能踩死十几个。在我们当地,人们把蝗灾描述为“无烟火灾”。无边无际的草原清澈蔚蓝,羊群成群。然而,如果蚱蜢对它造成破坏,它将不再看起来是绿色的。蝗虫不仅造成严重的草地损失和生态破坏,加剧草地退化、荒漠化和沙漠化,而且还频繁进入农田,危及粮食生产安全。

情况也是如此。我从小就下定决心,有一天我必须为牧民“防治蝗虫”。沉浸于一件事,做好一件事,不知不觉地在1987年,我进入中国农业科学院从事蝗虫防治研究。当时,草原上的监测设备极其落后,交通设施极其不便。我和我的同伴基本上用两条腿工作,每天走十多公里是正常的。

2003年7月,亚洲蝗虫在内蒙古爆发。草原立刻变得光秃秃的,“蚱蜢雨”席卷了许多城市。面对这一多年没有发生的重大自然灾害,当当地蝗虫刚刚进入出现阶段时,我想知道这些蝗虫是从哪里来的。周围的区域有可能是蠕虫的来源吗?有了这些问题,我在家里连续呆了20多天,查阅了文献,查看了亚洲蝗虫的详细分布区域和生活史,大胆猜测这些蝗虫可能来自海外。

我立即将这一想法报告给当时主管草原的农业部和草原业务部的国家畜牧站,并建议在最有可能的迁徙路线(锡林浩特)上建立一个野外观察站。这一想法很快得到了上级的重视。2005年,在财政部和前农业部的支持下,设立实地观察站的提议获得批准。2008年,中国第一个草原害虫科学观测实验站——原农业部锡林郭勒草原害虫科学观测实验站——如期建成。第三阶段将于2019年交付。如今,该实验站已成为我国草原有害生物监测与防治技术示范和集成的主战场,为促进农牧业发展、提高农牧民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保护北方生态屏障、维护社会稳定做出了突出贡献。

草原是一个复杂的系统。草原蝗虫灾害主要发生在边境地区、少数民族地区、革命老区等草原。发生面积大,防治困难。它不仅会造成经济损失,还会涉及生态保护。虽然化学农药的防治可以迅速降低人口密度和经济损失,但它会导致环境污染、抗药性和大量天敌,特别是在天然草地生态系统中,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面对密不透风的草原,除了化学杀虫剂别无选择,只能迅速消灭蝗虫灾害。然而,为了保护这片未受污染的草原,如何更快、更好地持续控制其危害呢?

偶然,我参加了一个通过从英国国际卫生控制研究所引进绿僵菌来控制蝗虫的项目。该项目的主要目标是使蝗虫从一个个体感染到另一个个体,从一个群体感染到另一个群体,从一个地区感染到另一个地区。目标是可持续的预防和控制。这项工作让我感到非常快乐。我和我的团队成员去了高原,参观了农田和森林。我们在3年多的时间里收集了近4000株真菌菌株,筛选出一套高效真菌制剂的培养方法。

根据不同地区、不同蝗虫种类和不同危害程度,我和我的团队努力工作了十多年,最终建立了以真菌制剂为主的草原蝗虫灾害可持续防控技术体系,克服了化学防治严重污染的难题。目前,该技术体系已在我国草原蝗虫灾害防治中得到广泛应用,并已推广到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老挝等国家和地区。

有人说快乐是一切的源泉。在过去30年左右的时间里,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保护草原。我想这是我最大的荣幸。科学研究看起来既无聊又复杂,但每当我们的成就能帮助人们解决实际问题时,我的骄傲和快乐就会涌现,我觉得付出更多努力是值得的。


上一篇:83%不良反应可预防!安全用药网络查询平台上线
下一篇:有其主人必有其狗?研究:胖子更容易养胖狗